萌萌哒

火影岩大作战

白川:

摸鱼,胡写一气,没有逻辑,OOC,恶搞,希望大家能看得开心。


叔鸣佐,有件套。


还是那句老话,恶搞文不要当真。如有任何不适,请点X,谢谢大家❤


 


 


(1)


漩涡鸣人当上七代目火影的第三年,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事情的起因其实很简单,鸣人作为一个重视教育,就连“今年要订多少护额”这种小事都要亲自处理的火影,在每年忍者学校开学之际,他都会亲自到学校演讲。内容无非是:现在的和平来之不易,是老一辈忍者们用鲜血换来的。你们这一代忍者也要尽快成长起来,捍卫木叶的和平blabla。当然每一次,他都会替宇智波佐助刷上一波存在感,这是不能少的。


“佐助是木叶的另一个火影。”七代目说这句话的时候面带微笑,眼神望向缥缈的远方,佐助虽然不常在木叶,但他对木叶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木叶。总之你们谁都别想抹灭佐助的丰功伟绩,谁都别想。


“哇!佐助这么厉害啊!”冒着鼻涕泡的新生听了七代目慷慨激昂的演讲,对这个从未谋面的忍者很是崇拜,他打断了火影的演讲,肉乎乎的小手指向了火影岩,“那,佐助是哪一个?”


七代目一愣,“佐助、佐助并没有刻在那上面……”


“骗人!”小孩子不乐意了,“妈妈说,每一个火影都刻在上面的!佐助是另一个火影的话,为什么那上面没有他?”


为什么那上面没有他?


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陷入了沉思。


是了,当初雕刻火影岩的时候曾经问过佐助,要不要把他也雕刻上,佐助十分嫌弃地拒绝了,他知道佐助为人向来低调,也就不再勉强。但是,如果这是木叶村的民意的话……


 


当天晚上,鸣人就找来了工匠,准备趁着佐助不在没法反抗,把他也雕上火影岩,这本来不是一件大事,却因为七代目莫名的执着,变得复杂无比。


第一个问题,出在了模特身上。


佐助是不常回村的,偶尔回来也是深更半夜,见了七代目睡上一晚,第二天天不亮又匆匆离开了。工匠几乎从未见过20岁后的佐助。佐助又不爱照相,鸣人手里唯一关于佐助的照片,还是12岁时七班的合影。对于工匠“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苦恼,七代目表示没有关系,我给你画。


第二天,当工匠拿到那简笔画一般的图像时,哭笑不得。


画得简单也就算了,七代目还非常体贴地在佐助的脸边上加了很多小星星,“他就是这么kirakira的!”鸣人争辩道。


工匠表示,这样太抽象了,雕不出,您这边有画工稍微好一点的吗?比如,我就听说暗部的副部长,画得一手好画……


“佐井吗?他不行。”七代目想了想佐井的水墨画画风,连连摆手,“他根本不能表现出佐助美貌的十分之一……”


说得就好像你这幅简笔画能表现出来似的。


刚巧路过火影办公室的木叶丸听到他们的对话,非常激动,觉得自己时隔多年,终于能够帮助鸣人大哥了。他赶紧使出了当年使用过的“色诱术.双佐之术”,提醒工匠,照这个雕就行。


结果被愤怒的鸣人大哥扔出了火影室。


生气归生气,木叶丸的行为倒是提醒了鸣人,他用变身术,变成了佐助的模样,让工匠照下来,总算是解决了模特的问题。


 


然而,在设计图纸的问题上,七代目与工匠产生了无法调和的矛盾。


工匠打开了电脑,为七代目展示模拟雕刻的成果,七代目刚看了一眼,就连连摇头:“不行不行,这也太丑了,我家佐助才不长这样好吗。”


“请问是哪里不满意呢?”


“哪里都不满意。”七代目抱着手,“我们从头发说起吧,佐助的发质虽然偏硬,但还是很飘逸的,尤其是最近头发留长之后,有越来越柔软的趋势……然后是这个额头,这额头也太宽了,都快赶上小樱了……还有这个眼睛,这轮回眼也太不明显了,别以为左眼被头发挡住就可以偷懒啊!还有右眼,我还是喜欢万花筒写轮眼的纹路,这可是佐助独一无二的眼睛,可得认真雕刻才行,佐助的鼻梁又高又挺,你这雕得也太缺乏立体感了。还有嘴唇,佐助是薄唇,你这太厚了……下巴的轮廓也不对,脖子也太短……”


“等一下!七代目!”工匠忍无可忍地打断了他,“雕刻这种艺术表达形式就是这样,不可能百分之百地还原真人,火影岩上其他的几位火影也都是这样,特点到位就可以了……”


“其他火影是其他火影,佐助是佐助!”七代目叉着腰,瞪着眼,“佐助的雕像,就要做到完美才行!”


“恕我直言,七代目,你根本不懂雕刻!”


“巧了,有话直说也是我的忍道!”七代目道,“你根本不懂佐助!”


“这活没法干了!”工匠一甩手,“我们祖祖辈辈干雕刻,几个火影都是我们雕的,就你事儿多!”


“不干就不干!”七代目也毫不相让,“佐助的事,绝不能将就!”


 


工匠骂骂咧咧离开火影办公室的时候,正好赶上鹿丸来上班,他被眼前的气氛吓了一跳,自家火影脑子差,爱偷懒,就落一个脾气好的优点,上任三年,还从未和手下红过脸,今儿是怎么了,竟然和一个普通工匠吵了起来。


“怎么了这是?”


“鹿丸!你来得正好!”七代目气鼓鼓地说,“陪我去趟蛇窟!”


“啊?”


 


(2)


当初代目、二代目等几个大佬被秽土转生出来的时候,面面相觑,对脸懵逼。他们在天国待得好好的,忽然又被召唤出来。不知道忍界这是又发生了啥,当代忍者搞不定了,又把他们老一辈拉出来扛事儿。


“五战?”初代目看着眼前的接班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七代目摇了摇头。


“大筒木?”宇智波鼬挑了挑眉。


七代目摇了摇头。


“宇智波?”二代紧皱眉头,语气凝重。


七代目大力点了点头,“还是您懂宇智波!”


“不敢当。”二代深深叹了口气,“说吧,哪个又惹事了?”


“不是惹事。”七代目将自己的苦恼对几位前辈娓娓道来,二代目表示不能理解,倒是初代目连连点头。


“实不相瞒!”初代目握着鸣人的手,泪流满面,“当初我没把斑雕刻在上面,就是因为雕刻出来的太丑,根本不能展示斑斑美貌的百分之一!”


“初代目!你懂我!”


看着两个宇智波控惺惺相惜,二代目嫌弃地别过了脸。


“扉间你不能这样,”初代目循循善诱,“你不能老是带着有色眼镜看宇智波,你根本不懂宇智波的好。”


“我要是有个专业互吹的宇智波,我大概就能get到宇智波的好了。”扉间想到了自家那个相爱相杀的宇智波,感觉头疼极了。


“小镜就说过,老师挺好的。”


“…………那不一样。”扉间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是好事。”宇智波鼬满意地点了点头,觉得自己当初把弟弟交给他,总算不是所托非人,“这可是宇智波的第一个火影,还是我弟弟,确实要雕刻得非常完美才行。”


“对吧!”


“但是你叫我们出来没用,”鼬道,“我们也不会雕刻。只是,我确实可以推荐一个信得过的人,我觉得他可以把我弟弟的可爱,展现出一半的程度。”
“只能展现出一半吗?”


“天真。”鼬仰起头,睥睨天下般地看着鸣人,“我弟弟这么可爱,你以为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能完全展现他的可爱吗!”


鸣人思考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哥哥教导的是。”


“那么请问,哥哥推荐的人是……?”


 


当蝎、迪达拉等晓组织成员被秽土转生出来的时候,面面相觑,一脸懵逼。


蝎看了看把自己召唤出来的人,叹了口气,他表示心很累,不想说话。自己身为一个反派,结果被主角召唤出来战斗,太不像话了,还有没有点身为反派的尊严了。


迪达拉倒是很兴奋。


“报社?”他摩拳擦掌。


“白绝?”带土心有余悸。


“说吧,”斑叉着腰,“我们家哪个小崽子又惹事了?”


“都不是。”七代目把事情的经过又说了一遍,并补充到,“是鼬哥推荐我找你们的,听说你们除了S级叛忍这个身份,还是五大国首屈一指的艺术团体……”


“别想了,”蝎拒绝道,“我和佐助不熟,更没有理由帮你。”


“我也拜托你。”鼬清了清嗓子,“这可是我们宇智波家的第一个火影,给我个面子。”


“旦那!正好有这个机会!”迪达拉嚷嚷着,“和我一决胜负吧!看看我们谁的艺术理念更高明!”


“你还会雕刻?”蝎皱眉。


“我的本职虽然是黏土和烟火设计,”迪达拉抱着手,表情很是骄傲,“但我们土之国没有不会雕刻的。我是不会输给你的!”


“等等,佐助不是你们争夺胜负的道具!”七代目义正言辞,“你们要摒弃成见,相互合作,才能做出完美的作品。”


“那什么,我说个事。”初代挠了挠头,打着哈哈,“其实当年,我也是想把斑斑刻上火影岩的,但是当时的技术太不成熟,刻得太丑,我就放弃了……”


“大哥……”二代目痛心疾首,“我丑就没关系吗……”


“你不一直都是那样吗?”初代不为所动,继续说道,“现在有了好的艺术家,能不能帮我把斑斑也刻上去?斑斑也是另一个火影,木叶就是我们一起创建的……”


“等一下,我还没有同意……”蝎争辩道。


初代目打断了蝎的话,他手舞足蹈地比划着:“就把他刻在我的旁边。可以把扉间移到远一点的位置……”


“大哥!!”


“嘛,我倒是无所谓。”斑本来想拒绝,但是看到扉间气急败坏的样子,又觉得很解气,便同意了初代目的提议。


“你们都被刻上去了,我觉得我也可以适当上一下。”带土摸了摸鼻子,“你们都知道的,火影也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我就刻在卡卡西边上就行。”


蝎还在负隅顽抗:“我还没同意……”


“事不宜迟。”七代目拍了拍蝎的肩膀,“根据上次佐助的信件,他大概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回木叶了,我们必须在佐助回来之前雕好他,给他一个惊喜。”


“就这么说定了!旦那!来一决胜负!”


“等……”


蝎就这样被拉进了“木叶村另一位火影雕刻小组”,他感觉自己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


 


(3)


虽然不情不愿,但既然加入了这个小组,就要把任务完成到最好,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匠人精神吧。蝎如此想到。


说实话,这几天他过得并不好。火影和宇智波在耳边叽叽喳喳,提了很多意见,有些甚至完全相左,当事人却毫不自知。自己和迪达拉提出了好多方案,都被当事人驳回了。


以佐助为例,他把雕刻好的模拟效果拿给大家看的时候,其他人表示:“我觉得可以。”


鸣人却摇摇头:“我觉得不行。”


“这不是挺好的吗?”初代目说,“比火影岩上那几个好看多了。”


“那是佐助本人好看。”鸣人道,“我觉得还是不够精致。”


“鸣人真的很严格。”初代目感叹道。


“头发丝都清晰可见了,还不够精致?”蝎不满,“不然你自己上来刻!”


“我要是会刻早就自己刻了好吗!”鸣人皱着眉头,“其实佐助全身都好看……火影岩上就只能雕刻脸吗?全身都刻不行吗?”


“其他人都是只雕刻脸,只有佐助刻全身吗?”迪达拉简直要被这奇葩的提议吓到了,“你自己脑补不出来效果吗?审美癌麻烦去看看医生可以吗?”


“其实我觉得我刻全身也可以。”带土做思考状,“你看,我的魅力点就是这强壮的肌肉……和卡卡西刻在一起,攻受立判。只刻脸的话效果不好。”


“斑斑的全身也是可以都刻一下的。”初代也表示赞成,“而且,不能刻成全彩的吗?”


“不能多刻几个吗?”七代目接话道,“其实每个年龄段的佐助都很好看,我很想让全村人都看看……”


“这么巧!我觉得也可以多刻几个我!”带土点头,“还有卡卡西,也补刻几个吧,别看他现在是个死气沉沉的中年大叔,小时候还是挺可爱的,能不能把小时候的卡卡西也刻上……”


“那小时候的斑斑也……”


“别闹了!地方不够了啊!”扉间实在听不下去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想把泉奈也刻上,”柱间拍了拍弟弟的肩膀,“我们会给你留个地方的……”


“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好吗!不要曲解我的意思!那可是火影岩啊!你们这群人密密麻麻刻一堆宇智波上去是要闹哪样!”


“……我好像有解决方案了。”蝎合上了笔记本电脑,“总之你们就是想在火影岩上显摆你们的CP对吧?我觉得,可能雕刻的方式,并不适合你们。”


“旦那,你说有解决方案了,是什么意思?”迪达拉一愣。


“我可以满足你们的所有要求。精细度高、全身、彩色、全年龄段,甚至还可以有剧情。”蝎抬起头,看着火影室窗外的蓝天,微微笑了,“迪达拉,这种艺术形式,既是永恒,也是瞬间,这将会是火之国艺术史上,最伟大的诞生之一。”


 


三天后。


宇智波佐助回到木叶,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偌大的火影岩上,除了几个火影的头像,居然还多了一个LED屏幕,上面不停地放着自己的图像,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拍过这样的照片,那些影像大概都是鸣人使用变身术弄出来的。除了现在沉稳成熟的自己,还有12岁时可爱稚嫩的自己、17岁时叛逆高傲的自己、20岁时柔和冷静的自己……除了自己,LED上还会显示宇智波斑和宇智波带土、甚至旗木卡卡西的各种图像,每一帧出现的时候都很短,如同昙花一现,但却不停循环,仿佛要一直播放到地老天荒。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佐助的万花筒都瞪了出来,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妈妈你看,另一个火影……”冒着鼻涕泡的幼童牵着自己母亲的手,开心地指着火影岩上的LED,那上面正放着15岁时的自己,因为服装选择不当的关系,腰围逆天。图像中的他,正深情地搂着15岁的鸣人,一边在对方耳边亲昵无比地窃窃私语,一边拔出草薙剑。


 


“佐助……”


鸣人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他轻轻揽住了佐助的肩膀,“这是我给你的礼物。作为木叶的另一个火影,你理应被雕刻在火影岩上。但是雕像不管怎么看都太丑啦,所以我们才选用了这样的表现方式,你看是不是特别鲜活……”


佐助回过头,对着鸣人轻笑了一下。


 


那块LED显示屏,最终也只存在了三天。


不过没关系,这“火之国艺术史上最伟大的诞生之一”,与佐助“另一位火影”的称号一起,将在五大国的报纸上,永垂不朽。


 


Fin



评论

热度(785)

  1. 心有点疼白川 转载了此文字
    白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