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

[带卡/鸣佐]每天回家都看到我的父母闹离婚-01

斑柱一生推:

更新的作者瘦十斤:



主鸣佐带卡,夹有其他几件套。
斑放九尾,回村土哥和卡卡西收养了鸣人的设定。
鸣人第一视角。




【XXXX年X月X日】
我叫漩涡鸣人。
我有一个慈爱的父亲,和一个温婉动人的母亲。我们一家三口,就是幸福快乐的一家。我还有一个迷人可爱的青梅竹马。
……我本来是想这么写的。但是现实是残酷的,骨感的,不道德的(注:此处应有400字感情真挚文笔优美词藻华美的情感抒发)
我的父亲,他是一个神经病,脑子有毛病的神经病。我六岁那年,他非要跟我抢母亲做的最后一个红豆糕,为此不惜对我一个脆弱的儿童使用武力,动用了忍术!是的,他对准我,就是一记木叶秘传·挠痒痒之术,然后趁机抢走了我手上的红豆糕,惨无人性,人渣,禽兽,辣鸡!我是一个兼具冒险精神和法治理念的人,于是我离家出走,向宇智波警卫队举报了我的人渣父亲无视当事人意愿实行抢劫个人财物的犯罪行为。但是那时我才六岁,不像现在,已经是个成熟的十岁大孩子了。那年,我还不懂得人心险恶,世风日下,我的实名举报被闻讯赶来的警卫队头子宇智波带土,也就是我的父亲,利用职权,以权谋私,压了下去。
我的神经病父亲,深沉地看着我,轻蔑道:“鸣人啊……你还是太年轻了!”
然后他把我抓了回去,殴打了我的屁股。但是我没有屈服。永不放弃,这才是我的忍道!当晚,我身残志坚,强忍着屁股的痛,趴在书桌前奋笔疾书,写下了一篇文笔华丽,用词精准,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纪实小说,并将之张贴到了木叶告示板上。这样,所有人第二天都能看到我的深情控诉的大字报——《那一夜,我患有神经病的人渣父亲对年幼的我实施了难以想象的暴行!1亿木叶人看完都哭了!不看不是木叶人!》
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凭借我华美绝伦的文笔,至情至性的描写,和对人渣父亲进行揭露的毒辣眼光,我肯定能一炮而红,成为自来也第二。
可是人心险恶,世事无常,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人渣父亲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他竟然对我的巨作进行了无情镇压和残忍封锁,并且再次殴打了我的屁股,用强权威胁我说:“如果你再搞大新闻,以后我就不让卡卡西给你做拉面了。”
我屈服了。但是在我幼小的心灵深处,火种却从来没有熄灭过。从那以后,我就有了一个梦想:我要当上火影!改变木叶!
等我当上火影后,我一定要推行《儿童个人财产保障条例》,让每一个被抢走糖果的儿童都能有法可依,有法可告!
至于我的母亲,我的母亲他什么都好,就是有一个问题,有时候重视规则实在是到了冷酷无情的地步。我说一个例子,你就知道我的母亲到底有多么冷酷无情了——他竟然在冬天寒假每天六点就把我喊起来了?!我不醒就上冷水?!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吗我说?!
啊,忘了写日记不能带口癖,不然要被伊鲁卡老师骂的,删掉删掉。
关于我的母亲如何狠辣无情,我的人渣父亲和我很有共同话题聊。他同样控诉了母亲:“卡卡西你简直就是冷酷残忍无情无义无理取闹!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当年你冬天把我从床上踹下来的暴行!”
“对啊对啊,太残忍了我说!”我附和。
母亲瞟了我一眼说:“鸣人,你知道我过去怎么把他叫起来的吗?”
我摇摇头,母亲微微一笑,平静的说:“哦,我掀开被子,扇耳光直到他起床。”
我顿觉身体一凉,直冒冷汗。没想到现在是个老好人的母亲居然有这么一面,当真是人不可貌相。我看了一眼人渣父亲,心中忽然涌现出一股同情,天天被殴打,难怪现在成了神经病。
回到正题。而更悲惨的是,我的青梅竹马是个混蛋!我讨厌他!明明小说中主角的青梅竹马要么是童颜巨O的小萝莉,要么是温柔可人的邻家妹妹,偏偏轮到我时,摊上了一个死傲娇。还是个男的。又臭屁又自大,成天斜着眼睛鄙视我。哼,成绩好有什么了不起的。总之!我不喜欢他!一点都不!我拿100碗一乐拉面起誓,我最讨厌他了!
我的渣男父亲在这一点上对我高度赞赏。他一边吃着丸子,腮帮鼓囊囊的,一边含含糊糊的说:“就是!天才什么的,最讨厌了!凭什么看不起吊车尾啊!”
我拼命点头,一时对他另眼相看,愤愤不平的说:“吊车尾哪里不好了!凭什么斜着眼睛看人啊我说!”
“对对对!你妈以前也是!”
“那副臭屁的样子看起来真是讨厌极了!欠打!”
“对对对!你妈以前也是!”
“长得好看怎么了!也就是帅那么一点点点,受女孩子欢迎了不起啊我说!”
“对对对!你妈以前也是!”
“而且,他还比我高!他还故意俯视我!”
“哦,这倒没有。”我的人渣父亲点评道,“当年我比你妈高多了。”
我瞪着他,用力地瞪着他,心中一阵悲愤。看这细眉大眼的,居然也TM背叛革命了!
人渣父亲潇洒地把木签扔到垃圾桶里,忽然低声道:“我教你一个报复这种臭屁混蛋的方法!”
“什么什么?”我兴奋起来。
“哼哼,想要报复一个傲娇天才最好的方法就是……”他侧身凑过来,小声在我耳边说:“把他泡到手!”
“这能行吗?”我怀疑地看着他。
“当然了!”人渣父亲一挺胸,骄傲道,“你看我不是娶了你妈吗?现在你妈妈天天给我端茶倒水,揉肩捶背,可爽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证明给你看!”渣男说,扯高了嗓子开始喊我妈,“卡卡西!卡卡西!卡卡西!”
“……又怎么了带土?”我的贤惠母亲从内室里走出来。
“我肩膀疼,要你揉揉。”渣男嗲嗲地撒娇。我一阵阵恶寒。
“带土,我今天有点头疼,要不我明天帮你揉揉吧。”我妈想了想说。
“咦,你不舒服啊?你赶紧回房休息休息,等会儿我过去帮你按摩放松。”
“嗯,好。”我妈来了,我妈又走了。
“看到了吧!”渣男得意洋洋地转过头来,振振有词,“这就是最好的报复方式!”
我点了点头,用敬佩的眼神看着他。
我的神经病父亲虽然脑子不知道哪里搭错了筋,但是有时候说话还是很有道理的。果然王八还是老的好。
我十岁这年,再次修改了我的梦想——我不光要当上火影,修改法律条款,我还要泡到佐助,过上让佐助端茶倒水的日子,走上人生巅峰。




tbc


评论

热度(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