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

有一天本丸终于连上了视频网站•上

喵栗:

前几天想的有趣段子,为了防止忘记赶快写下来
全员欢乐向
以上


“事实上,我不是很明白政府的这条举措。”山姥切国广安静的跪坐着,目光追随忙前忙后兴奋异常的审神者。他身旁放着展开的,盖有政府印章的公文,公文上用粗黑字体写着“本丸供网决定!!!”字样——公文有被捏皱的痕迹,毫无疑问是激动过度的审神者干的。
“你在说什么啊国广,网络可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啊!”审神者谴责地瞪着自家初始刀,然后很快换上了怜悯的表情,“……我不是针对国广啦,我的意思是,五百多岁的老爷爷山姥切国广君,不能领会科技的好处也很正常嘛。”
“你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啊?”山姥切国广用手边的本体刀鞘凶恶地敲了一下审神者的脑袋,后者虽然早有防备但还是没能躲开。
审神者愤怒地控诉道:“为什么在殴打审神者的时候你的机动这么高啊?!你失宠了山姥切国广君!立刻从我的床上滚下去!!”
“先不说有没有上过你的床这种事情,这种话到底是谁教你说的?”
“青……青江床底下的世情小说。”
正当两人越扯越远之时,审神者安装了一上午的电脑亮起,屏幕上出现了刀插入刀鞘的像素动画和“网络已连接”的提示,审神者的注意力一下被拉了回来:“啊啊太好了,终于连上了!”她熟门熟路地登上了常去的视频网站,当熟悉的版面弹出时,审神者不禁发出了一声欢呼。
“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那你倒是别一边说着这种话一边把坐垫移过来啊。”审神者一脸嫌弃地说。
愚蠢的古董刀山姥切国广简直是一边说智能手机花俏一边使劲问孙辈操作方法的老头子。
醒醒吧国广,傲娇的老头就算穿水手服也哪里都不可爱好吗。
脑中想着相当失礼的事的审神者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tag。
山姥切国广。
“……”
“……”
两人沉默了。
“没想到你这么受欢迎啊,国广。”审神者的表情十分复杂,“那么姑且看一下……”
这么说着,在山姥切阻止之前,审神者点开了视频。
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做的很精致的人物模型,从造型和发色来看显然是山姥切国广君,随之响起的是节奏感极强的电音乐曲。
“等等,他要干嘛……?!”视频里的山姥切动起来的时候视频外的山姥切惊恐地叫了起来。他慌张地去抢鼠标,但由于不习惯电子产品的操作,在关掉视频之前就被审神者疾风迅雷般的身手所压制。
此时“山姥切”开始踏着节拍跳起舞,扭腰拧胯高抬腿一点都不含糊,音乐色气,动作标准,眼神到位,整把刀散发着一种强烈性感的荷尔蒙气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载歌载舞的山姥切国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审神者看到“心跳急促的应对,沉溺身体的未来”两句词的时候笑得到处打滚,而一旁的山姥切因为敏感的羞耻心惨遭暴击已经跳过了脸红的阶段直接进入了放弃思考的贤者模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滚动的审神者撞上了另外一个狂笑不止的白乎乎的玩意儿。
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进来的鹤丸。
肆意大笑着团成一个雪球的鹤丸面前突然闪过刀影,山姥切的本体险险掠过他的鼻尖插入了地面,鹤丸像被掐住脖子的鸡一样卡住了笑声,压在喉头变成了哀鸣。
“杀掉蠢蛋审神者大概不太可行,杀掉你倒是没什么关系呢,鹤丸君……不,一起处决吧。”
金发碧眼的付丧神用对待尸体的冷酷眼神看着自己的主人和同事,缓缓地拔出了本体。
“请……请务必原谅我们山姥切国广殿。”
“请多少看在同事的情谊上留我一命,拜托您了。”
“也不是不行。”山姥切称得上美丽的脸上露出了恶鬼一样的微笑,“鹤丸君,能拜托你把大家召集到这里来吗。”
“诶?”
“我想出了一个不错的主意。”他将本体一寸一寸插入刀鞘,“不如让大家一起来感受一下现代科技的好处吧——啊,找到了,鹤丸君的视频。”
山姥切拉动网页的操作很生涩,但鼠标已经明晃晃地指着标注着“鹤丸国永”标签的视频。
这真是吓到我了。
鹤丸国永的额角滑下一滴冷汗。
他脑中闪过了明天的《本丸日报》标题——惊天惨案,鹤丸国永缘何遭受公开处刑?!
他想义正词严地拒绝对方的暴行,抬头却正对上了山姥切冰冷的眼神。
鹤丸迅速的估算了一下双方战力,然后迅速得出了来本丸比较晚的自己绝逼打不赢作为本丸第一批元老的山姥切的结论。
于是脑内标题又变成了——同事相杀,现场惨不忍睹。
“即使如此。”鹤丸脸上带着凛然的笑容,仿佛是傲立于寒月之下高洁的孤鹤,“我也不会选择放弃我的尊严,我将赌上我鹤丸国永的名声,战斗到最后一刻……”
鹤丸的话还没说完,刚才努力缩在角落里降低存在感的审神者骤然从地上弹起用最高的机动奔跑到门口大喊道:“长谷部!!尽快把大家带到我的房间开会!!!”
听到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长谷部说着“谨遵主命”的鹤丸国永露出了,真正绝望的表情。


后记:写的非常高兴w偶尔卖一卖鹤丸真是愉悦极了,不过我真是粉。


评论

热度(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