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

有一天本丸终于连上了视频网站•完

喵栗:

系列最后一篇
全员欢乐向
食用愉快
以上


“打算拖我下水……你真的以为你会得逞吗,烛台切光忠?”压切长谷部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眼神中带着嘲讽的睥睨。
而在烛台切对他的挑衅做出回应之前,审神者先插了话:“其实,我很想看长谷部的视频哦。”她一骨碌爬了起来,激动地向本丸的大家挥了挥手,“大家想看吗,让审神者听到你们的声——音——”
短刀们齐刷刷地回答:“想——”仔细听的话其中似乎还混着一些恶劣的大人们搅浑水的喊声。
一期一振有点担忧地小声对药研说:“没问题吗,这可是那个长谷部啊。”
“别担心啦一期哥,那个长谷部也是有天敌的呀。”
听到对话的乱可爱地捂着嘴偷笑,附和道:“药研哥说得对哦。”
那边的审神者抓着长谷部的衣角,仰脸望着他,滚圆的黑眼珠湿润又无辜,几乎让人忘了她是多么令人头疼的小姑娘。
“如果是您的要求,完全没有问题。”长谷部坚决果断地说。
审神者欢呼一声,打开了搜索引擎。
“压切……长谷部……就这个吧。”
在视频加载的短暂空闲中,付丧神们三三两两地交谈了起来。
烛台切光忠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算是我扳回一局吧,长谷部。”
“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主命至高,主命就是一切。”长谷部端正地坐着,注视着趴在屏幕前的审神者的冷色眼睛从瞳孔深处涌出澎湃又克制的感情,“只不过是跳色|情舞蹈而已,完全不是问题。”
“……不要把那个叫色|情舞蹈好吗!”
响起的bgm打断了付丧神们的嘈杂,跟之前的音乐截然不同,这首曲子——
“明亮欢快得过头了啊。”审神者说,“听起来像短刀们会喜欢的曲子……啊,长谷部出现了……等等,是长谷部吗?”
画面上的人从发色,瞳色,甚至冷酷得有点傲慢的表情来看无疑是长谷部,但是……怎么看都是小孩子嘛!
这容貌酷似长谷部的孩子穿着短裤,露出小少年特有的颇具肉感的白皙大腿,和真•长谷部的青年外貌带来的冷硬肃杀不同,即使板着脸,这孩子柔和圆润的脸颊看起来也有一种别扭的可爱。
“噫!!!”审神者发出了喜极而泣的短促尖叫,“这难道是传说中长谷部的幼化版吗?”
幼化长谷部随着活泼欢快,宛如轻飘飘棉花糖一样的音乐舞动着,大概因为是孩子的形体,屏幕里长谷部的动作和之前伊达组自然又动感十足不同,显得多少有些笨拙,逼真地演出了小长谷部努力跟上节奏的情态。舞蹈动作中蹦蹦跳跳的大动作特别多,小长谷部白生生的大腿尤其显眼,山姥切国广发誓当画面中长谷部又一次跳起下落,不小心掀起衣服下摆露出青涩又柔软的腹部时,审神者明显地抽了一口气。
视频以长谷部背过身子,扭头对着镜头俏皮地眨了眨右眼的定格动作作为结束,审神者扑进青年长谷部怀里,完全被幼化长谷部的反差萌萌成一摊水久久不能回神。
“超可爱!长谷部超可爱!”
“感谢您的赞赏。”长谷部温柔地摸了摸审神者的脑袋,然后掏出了纸笔。
“长谷部在写什么?”
“只是一点粗糙的初步计划。”长谷部对审神者露出了和煦的笑容……后者却感觉有些不妙,果然,长谷部继续说,“关于我的短刀化计划。”
……为什么你能这样笑容满面地计划把自己砍掉一截。
在场的刀剑男士不禁从脑中冒出相同的想法,不约而同地感到了寒意。
审神者缓缓,缓缓地把自己从长谷部的怀中拔出,正襟危坐地握住长谷部的手,真诚地望着他的眼睛:“我仔细想了想,果然还是现在可靠的长谷部最棒了,真的。”
“是吗,那真遗憾。”看着对方一脸可惜地撕掉一页工作日志,审神者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不知不觉解决了一个危机呢。
“那么,下一个是谁呢?”
同田贯正国紧张地说:“等等,什么时候变成轮换了?”
“当然如此。”长谷部说:“只要能取悦审神者 ,任何代价都不算什么。”
话都说到这份上确实再没有什么余地了。
房间里的气氛霎时变得剑拔弩张。
付丧神们隐晦地交换着眼神,险恶而短暂的交锋避人耳目地不断发生又很快结束,从这一刻起,似乎没有什么刀能置身事外了。
莺丸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状似漫不经心地提议道:“三日月来怎么样呢,作为天下五剑的最美之刀,尤其令人期待。”
“哈 哈 哈。”三日月宗近用他不紧不慢的方式笑了几声,即使仍然保持着不急不躁的优雅姿态,他的眼锋却锐利了起来,“谬赞,论古雅我可比不上御物的莺丸你呢……又或者,髭切君怎么样呢。
“我吗?在某些方面,我并没有争强好胜的打算啊。”髭切保持着温和的笑容,却无端令人感到警惕,“你说对吧,蜻蜓丸。”
“是膝丸,我定与兄长共同进退。”
这几把古刀之间形成了一种微妙的气氛,他们仿佛从人群中孤立出去,彼此间维持摇摇欲坠的平衡,他们游刃有余地互相试探着,锐利的寒光越来越盛——这是岁月打磨出的刀刃才有的光芒。
审神者轻快的声音结束了无声的战争:“别担心了各位,我找到了一个大家都有出场的视频哦。”
“噗——”旁观了全程的陆奥守吉行先生一边捶地一边喷笑出声,然后笑声在老爷爷们和善的目光下渐渐消音,其他刀不禁投以“你完了”的怜悯神情。
审神者兴奋地查看着视频信息:“诶,标签里说是老爷爷组,对你们来说也挺合适啦哈哈哈哈哈哈。”
三日月宗近在审神者身边坐下,依然举止华贵,形貌优美:“你说的是呢……嘛,既然结果如此,也只能欣赏一番了。”
大家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上的人影渐渐清晰,然后……做起了体操。
老年体操。
根本就是老年体操。
怎么看都是老年体操啊。
简单到不行的动作,简单到不行的节奏,确实是为老年人量身定制的没错。
几位古刀起初姑且还做得像模像样,但是——
半分钟之后,莺丸气喘吁吁地坐到一旁去烧开水了。
一分钟之后,三日月的动作开始明显跟不上节奏。这时候莺丸用开水泡了一杯茶。
一分半钟之后,髭切仍然很有诚意地做着操,虽然没有一个动作是对的,显然完全忘记了步骤;三日月已经慢了整整三拍;喝过了茶的莺丸似乎恢复了一点体力,重新回归体操队伍。
两分钟之后,唯一做的不错的膝丸不断被髭切乱七八糟的动作干扰而乱了步调,髭切和三日月还是我行我素地做着另一个次元的体操,莺丸……莺丸果然还是觉得太辛苦了决定回去喝茶。
体操愉快的结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写实度是怎么回事哈哈哈……”
“总觉得这事如果发生一定就会这样发展呢哈哈哈哈哈”
“这个超有趣下一个下一个。”
“不如你来吧清光?”
“闭嘴啦安定!”
不知不觉中气氛被带动起来 ,大家对现代科技投入了极大热情,被拖下水的刀剑男士又把另一位刀剑男士拖下水……看过加州清光超sexy的高跟鞋舞,左文字一家意味不明的祈祷和谐之舞等等之后,因为谁都没好到哪去所以大家干脆共同沉沦,自暴自弃,一时之间场面热闹,竟然前所未有。
审神者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打开了标注着“粟田口”的视频。
领舞的是一期一振和鸣狐,再往后一步是粟田口家的藤四郎们。哥哥和小叔叔,还有可爱的弟弟们,粟田口大家族伴着轻快的音乐起舞,镜头逐次闪过乱和药研踏着交谊舞步,五虎退,厚,秋田,前田和平野用鞋跟敲出踢踏节奏,后藤和信浓将博多抛起,鲶尾强行搂住骨喰转了一个圈,鸣狐的小狐狸跳上鸣狐的发顶,最后画面定格在一期一振温柔的神情上。
“可恶!!好羡慕粟田口!!”审神者不甘心地喊着,“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藤四郎的一员了!”
一期一振露出了深思的表情:“那我就得去定制新的短裤了呢。”
“一期一振你别跟她一起胡闹,拜托了。”
山姥切国广忍无可忍地锤了满地打滚的审神者的脑袋,后者被打了之后嘟囔着为什么又打我,但还是不情不愿地乖乖坐好。
“我说啊,这些视频,究竟怎么产生的呢?”山姥切皱着眉头看着发光的屏幕。
审神者托着腮,一边关机一边回答道:“是其他审神者制作的吧。”
“嗯……为什么?”
“因为想看到付丧神们更多不同的姿态,我可以理解的哟。”审神者掰着手指算了起来,“想看到年幼的长谷部,有点狼狈的三日月,发脾气的一期一振,微笑的骨喰……虽然和大家朝夕相处,但是不够,因为人类生命短暂,所以想要了解得更多更多,更多更多……”
审神者停下了,吐舌一笑:“是不是太贪心了?”
沉默半晌,山姥切用力揉了揉审神者的头发:“笨蛋。”
另一双手也落在了审神者头上,轻轻拍了拍,三日月宗近温和的声音响起:“不贪心哦。”
“诶?为什么摸我的头?!”
“其实我们也没有你想象得那么无欲无求。”
“光忠?!连你也……?”
“对于你的事情,我也想知道得更多。”
“一期快把手从我头上放下去!”
“因为您是我的主上。”
“住手!住手长谷部!鹤丸俱利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好好回手入室躺好啊!你们不要围过来!不要摸我的头!要变矮了啊啊啊啊啊啊!”


后记:写完了,历时两周。写这个系列之前觉得自己完全是个小透明,写完之后大家有没有稍微觉得我脸熟了呢?٩( 'ω' )و


谢谢大家的支持!!!每次看到熟悉的朋友出现和新的朋友出现真的都相当高兴呢!!


然后那个……最近不是出了新刀吗……信浓小可爱你们懂……我……想开个车……大家觉得呢?



评论

热度(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