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

【刀剑乱舞】我锻的可能是假刀

梧桐夜子:

*不知所谓的文段


*众所周知的一个梗


————————————————————————


近日,政府又推出了限时锻刀的活动。


1414号审神者对此表示不屑一顾。


“呵呵呵呵你认为我还会相信这种骗我资源想让我倾家荡产的活动吗?:)”


“......”


“.........”


“............”


 





好吧。


——“我信。”


〒▽〒


 


 


政府资助的资源到手的那天,审神者破天荒的起了个大早,紧接着她的哭嚎就响彻了整座本丸。


“一期啊啊啊啊我的好一期!我保证这绝对是最后一次我发誓!!!”


被抱住大腿无法脱身的一期一振微笑着回视:“还请姬君您自重。”


“不要!!除非你把仓库的钥匙拿给我!!刚才我明明看到了送来的资源了!!稍微用一点又不会怎样!!拜托啦拜托啦!!”


审神者形象全无的赖在地上,死死的抱着对方的腿不松手。


作为被耍无赖的对象,俊雅的付丧神扯着不稳的裤带保持微笑的回话。


“死心吧姬君,上一回您也是这么说的。”


——“然后就把全本丸的资源赌没了。”


“......那只是个意外。”


“^ ^”


“我这次绝对会见好就收!!”


“^ ^”


“你上次把我的资源都拿去锻短刀我都没说什么!!”


“那是为了增加战力。”


“我要十二振同样的短刀增加个球战力啊摔!!”


“请问您对舍弟们有什么意见吗?”笑着拔刀。


“......”


“^ ^”


“完全没有!!”


 


明面上抢不过,审神者只好背后搞些小动作,在把一期一振安排去远征的队伍里后,审神者可以说是扬眉吐气的在一期寒若冰泉的视线中,欢快的接过了本日近侍长谷部毕恭毕敬递来的备份用钥匙。


谢绝了其他刀的陪伴,审神者在一众付丧神自觉要完的眼神中,一头扎进了锻刀室。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


审神者发誓。


她绝对不会这么的作死。


 


只是已经来不及了。


 


在锻刀室待了一个多时辰后,审神者点算着剩余的资源,叹了口气。


最后一回吩咐好刀匠把ALL999的资源扔进炉子,拍着手正准备去拿加速札的审神者却突然听到了一丝异动。


十分古怪的感觉,仿若山雨欲来前的瞬息即逝的万籁俱寂。


在详细查看情况之前,直觉不对的审神者一把捞过刀匠飞快的冲向了门口!


踏出屋子的最后那刻,审神者没忍住回望了一眼,在隐约看清锻刀炉上显示的时间时,她蓦地缩紧了瞳孔。


——【99:99:99】


 


... ...


什么鬼?


这是新刀时间吗?


 


她抽了抽嘴角,来没来得及吐槽更多,随着一声巨响,背后猛的袭来一股热浪,炸裂的气流裹夹着细碎的石子,狠狠的把她推向了远处。


眉心一皱,审神者及时的运转灵力将自己护起,即便如此,她还是因由这股冲劲在地上滚了几圈后,才堪堪的止住身子。


“咳咳。”


被浓烟倾灌的喉里发出不适的咳呛声,审神者抬手一抹脸,对着被熊熊火光包围的锻刀室,表情出现了一瞬的崩裂。


“....它,它,它它怎,怎么炸了?!!”


被她拎在手上的刀匠同样的满脸呆滞,哆哆嗦嗦道:“不,不知道啊,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两人相对无语,审神者只好把注意力转回发源地,因为灵力的覆笼她自然能够感知到不远处的浓烟滚滚中出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存在。


烟雾弥漫中的人影刚有了个模糊的线条,他粗犷的声音就先一步穿透了厚重翻涌的雾幕。


“咳咳咳!这鬼地方烟咋这么多啊?”


额,这声音好像有点耳熟啊。


身为真·穿越人士的审神者疑惑的皱眉。


下一秒。


回忆起来的她双腿一软差点跪地。


QAQ!!!!?
 卧槽?!!
 


  “主人!”


恰巧在此时赶至她身边的加州清光连忙单手扶住她,另一手则是握在刀柄上,拇指压低推出几分刀身,面色严峻,警戒着烟熏火燎中慢吞吞行走出的人影。
    听到巨响而赶来的付丧神们也纷纷凝视那方。


   只有猜到了什么的审神者,颤颤巍巍的撑着膝盖试图站稳,艰难的组织着语言开口道。
   “不各位请先....”
    


迟了。


那人已经彻底的从掩盖身形的沙尘里迈步而出,衣装素旧,气势未减,压低的帽檐下,目光如炬,他的身上带着缭绕不散的硝烟与战火气息,声若洪钟响亮穿透。


    ——“你他娘的就是老子的审神者吗!”
    审神者一个寒颤,结结实实的跪在了地上。 


 


 —————————其他—————————————


【NO.00 李云龙】


【刀种:大砍刀】


【语音(部分)/台词拼凑/微改】


 ↓↓↓↓↓↓


 


【入手】


你他娘的就是老子的审神者吗?!


【万屋】


娘的你个败家子,咋不省着用?你小子还敢发牢骚,小心老子揍你!


【锻刀】


你个兔崽子,意思意思就行了,咋这么没心眼呢?瞧瞧,都他娘的见底啦。


【制作刀装】


要我自己搞武器,行啊,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啊,总要点自主权吧。


【战斗】


什么武士道,老子打的就是武士道!


【受伤】


他娘的。


【手入】


没脸见人了。


【真剑必杀】


把老子的意大利炮拿来!!


【刀剑破坏】


我要死也要死的像个爷们,我不能这样窝窝囊囊的死了,要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


【仰面】


讲真。


这锻出来第一个死的就是婶婶了吧。

评论

热度(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