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

你永远也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少个亲戚

鱼子酱:

◎失踪人口回归
◎不好笑……
◎我的幽默感和文笔可能是被检非违使吃了
放过检非违使吧,真当他什么都吃啊。


1
被刀剑付丧神从小抚养到大是什么感受?
也就感觉自己多了一本丸的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弟弟妹妹而已。
审神者语。


2
初中第一次住校的时候整个本丸都严阵以待。
门口被付丧神们围得水泄不通,审神者红着眼圈挨个抱过去,收获了一箩筐的叮嘱。
什么按时吃饭,什么不要放松锻炼,什么每天都打电话回来,什么不要早恋……
甚至抱到大俱利的时候,对方除了身体稍微僵硬也没有过多的反抗。
审神者情绪已经恢复一些了,笑嘻嘻地说:“大俱利就不准备对我说些什么麼?”
对方啧了一声,疑似不耐烦地把一样东西塞到她手里。
“被人欺负的话,用这个。”
她觉得好生眼熟。
哦,是大俱利的本体啊。
“…………”
审神者困难地组织语言:“呃,这个……”
“不要胡闹。”长谷部严肃地说,她暗暗松了口气,觉得果然还是他可靠,殊不知完全是她放心得太早了“现世和这边可不一样,还是带短刀吧。”
被提及的短刀们跃跃欲试。
“………………”
我不想还没进学校就先进警察局。
她想。


3
审神者由每天呆在本丸变成了每周回一次本丸。
每周最先来迎接她的都是机动了得的短刀,往往连名字都没招呼完,怀里已经艰难地挂了好几个孩子了。
然后是紧跟过来的打刀青年,本丸的门口也挤满了付丧神。
“欢迎回来,大将。”近侍微笑着说。
“我回来啦。”


4
日哦。
学校布置的作业竟然比要批的公文还多。


5
大将,不要说脏话。
近侍推了下镜框提醒。


6
但其实她最头疼的事是怎么挨过家长会。
自己的父母是不能指望的,审神者只好把主意打到了付丧神身上。
那么问题就来了,选谁呢?
自称为父的小乌丸第一个被划出候选人名单。
小乌丸:“……”
小乌丸:“孩子到叛逆期了,真是伤透为父的心。”
审神者说这真的是因为外表不可信,而不是公报私仇。
第二个被划出名单的是审神者教的长谷部。
毕竟她不想一开口就被暴露。
“……如果这是主命的话。”他说。
当天晚上本丸里一直回荡着诡异的哭声。


7
第一次去的是一期。
审神者对着班主任说这是她大学毕业的哥哥,一期尼温柔一笑,班主任脸也一红,声音都降了一个调。
计划通。
有了第一次自然有第二次,第二次后必然会有第三第四第五次。
付丧神们排了表严格执行,审神者本想说固定一人就好了,不容易出问题,但看着他们跃跃欲试的样子还是吞回了这句话。
这有什么。
大不了就是叔叔和哥哥多了点而已。
……只是点吧?


8
“xx你到底有多少个亲戚啊?”
“像天上的星星数不清……”


9
不知何时起班上有人说她早恋。
审神者心里宛若日了检非违使。
同桌问起的时候她嘴角一抽,很快调整表情露出了蜂须贺式笑容,说自己的恋爱理想对象的脸要比自家爷爷年轻时候好看,说着缓缓掏出手机亮出加了黑白滤镜的三日月的照片。
同桌沉默了一下:“那啥吧……你打算当尼姑?”
“滚。”


10
审神者把三日月的照片拿出来招摇撞骗一点也不心虚。
谁叫他平时也是自称是她爷爷:)
占了这么久的口头便宜,现在是时候拿利息了。


11
结果好巧不巧轮到三日月来开家长会,审神者等了半小时都没看到人影。
她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她太低估三日月的路痴程度了。
还好配得有手机,审神者做好心理准备之后问出了声:“你在哪?”
“哈哈哈哈,我啊……在一栋很高的建筑旁边呢。”电话那端的声线听上去很乐观。
相对比之下审神者简直跌入了绝望的深渊。
“其实……我是问有什么标志性建筑……不,算了,你把电话递给路人我来问。”她完全不抱有希望的说。
最后在隔壁区接到了人。
审神者干脆和三日月翘了家长会跑去逛街。
结果日后被老师打电话委婉批评的还是三日月。
再后来他又去了一次家长会。
再再后来……
“你确定你和他有血缘关系?”
被这样问了。


12
付丧神去学校一趟有利也有弊,
比如一一


13
兼桑去过学校回来之后,觉得不用担心你早恋了。
毕竟他觉得审神者的同学没有哪一个能够比得上他和泉守兼定。
审神者说对对对。
烛台切去过学校之后,脸色发青。
因为他去参观了审神者的食堂,受到了世上第九大菜系食堂菜的冲击。
审神者说没事我已经习惯了。
鹤丸去过学校之后,非常高兴。
因为他发现审神者的同级生都非常好吓。
“……你开心就好。”审神者顶着众人微妙的视线面无表情的说。


14
你问我的亲戚有多少?
我怎么知道。


今天的更新是因为捞到了石切丸和狮子王,嗯。
如果内番有帮审神者背黑锅这一项,大概加的是什么属性呢【心累】
求个建议,你们觉得兼桑现世的网名会是什么?

评论

热度(775)